模擬賽車,嗨跑,賽車模擬器,模擬器
首頁 / 近期文章 / 嗨媒體 / 專欄 / GeneraceON | 賽車基因:聊一聊F1的安全發展史

GeneraceON | 賽車基因:聊一聊F1的安全發展史

今天的F1賽場上已經很少有致命事故發生了。

2014年英國大獎賽上萊科寧以150mph裝上墻壁,引起討論的既有事后漢密爾頓和萊科寧的反應,也有媒體評論F1賽車有多么安全耐撞。這位車手在撞擊瞬間承受了超過40G的側向加速度后卻依然能從車中一瘸一拐地走出,居然只是扭傷了腳踝。這樣的場景在F1比賽中并不罕見,但似乎每一次發生都證明著愈發嚴苛的安全規則和隊內嚴格的模擬測試是多么的必要。在這世界上最快的賽事中,車手的安全已經得到了相當有效的保護。

然而這種安全是在歷史上無數的火與血,淚與痛的慘痛教訓上逐步建立并完善。50年代F1賽事可以說是死亡的代名詞。當時賽車速度已經邁入300kph大關。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重量,車體的強度并沒有得到相應的提高。在盡量減少阻力提高極速的思路下,彎道中缺少摩擦力也使得賽車愈發地難以控制,撞車幾乎成為比賽的固定節目,所有人都對此習以為常。車隊不斷地推出更快更脆的賽車,而主辦方為了使比賽更有觀賞性,在高速彎缺少圍欄保護和緩沖帶的情況下允許現場觀眾隨意走動。這意味著觀眾和車手面臨同樣的危險。

1955年的勒芒賽事中,奔馳車隊賽車失控沖入人群造成81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的驚天慘劇。

1968年,公認的天才車手吉姆·克拉克在參加低組別賽事時發生意外,飛出車外,當場死亡。 令人遺憾的是清理完事故現場運走尸體后比賽仍在進行—-當時的比賽并不會因為車手的意外事故而停止。吉姆·克拉克的去世對賽車界產生了巨大的震動,也引起了更多車手對賽車安全性低下的不滿。數月后車手協會成立,提出強制車手穿防火服帶安全頭盔。

1973年,Roger Williamson的賽車在撞擊后發生了翻轉,倒扣在了賽道旁,此時賽車突然著火。他的隊友兼好友David Purley立即把賽車停在了一旁,跳下賽車,跑到事發地,試圖將冒出熊熊大火的賽車翻轉。但是人力顯然無法推動重達幾百公斤的賽車。Roger Williamson就在好友的注視下,葬生于火海之中…… 

Roger Williamson的事故直接導致了F1專業消防團隊的誕生,賽車的事故防火要求也越來越高。

與此同時,科林·查普曼和蓮花車隊著手于提升賽車下壓力,為賽車加入了更大的擾流翼片。在隨后的新技術實驗中,更多的車手獻出了寶貴生命。邁凱倫品牌創始人布魯斯·邁凱倫就因此喪生。此后不久,德國大獎賽的紐伯格林賽道車手集體抗議,沒有人愿意參賽。經車手協會的努力,紐北賽道再也不出現在F1的賽事名單上。無獨有偶,此前事故多發的斯帕賽道也被車手投票取消。

縱觀F1賽事的七十多年的歷史,共有三百多人喪生。其中五十年代有15人,六十年代有14人。在車手聯盟的努力下,這個數據在七十年代降低到了12人,在八十年代下降到4人。

1994年,圣馬力諾伊賽道上兩位車手在同一個比賽周喪生——羅蘭德·拉岑伯格和著名的巴西車神:埃爾頓·塞納。此后,國際汽聯對F1賽事進行了更嚴格的規則限制。進入21世紀,F1比賽中喪生的車手僅有1人。

盡管國際汽聯和FOM在F1安全革命上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不幸的意外再度發生。2014年的日本鈴鹿大獎賽上,瑪魯西亞車隊的法國車手比安奇在雨站中以極高的速度撞擊了一臺正在吊裝索伯賽車的工程車。256G的撞擊力使得比安奇頭部受到嚴重彌漫性損傷。與病魔抗爭了九個月后,2015年匈牙利站前比安奇還是不幸的離開了我們。這起事故引起了國際汽聯和業內所有車手的高度重視,隨即展開了F1賽車的第三次安全革命,也就出現了自2018年以來的F1 HALO頭部保護裝置系統(俗稱:人字拖)。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的比利時大獎賽上由于后方雷諾車隊霍肯伯格賽車的撞擊,當時阿隆索駕駛的邁凱倫賽車直接從索伯車手勒克萊爾的頭頂飛過,阿隆索賽車的底盤直接砸到了勒克萊爾賽車的HALO裝置。而正是由于HALO保護裝置,成功避免了21世紀F1的又一次重大傷亡事故。

F1嚴苛的規則限制,嚴謹的安全設計及安全模擬測試是在無數場比賽事故和無數英勇生命付出的教訓中換來的。向這些偉大的靈魂致敬。

推薦

GeneraceON | 賽車基因:被嫌棄的卡特漢姆

事實證明,所有這些都無法從倒閉中擺脫困境,他們的資產將于2015年3月出售。也意味著卡特漢姆車隊從此倒閉了。

發表評論

gt急速赛车